职业代拍、集资应援……“饭圈”背后有啥生意经?

发布时间:2021-10-18 02:12:14

惠州惠阳区哪有喝茶放松的高质量地方妹子联系,→加(Ⅴ)Χ【8⒏323O⑥3〗 阿拉伯数字添加←附近哪里有上门服务--,原文标题:职业代拍、集资应援……“饭圈”背后有啥生意经?

  职业代拍、集资应援、出售明星行程信息……“粉丝经济”中暗藏违法违规乱象

  “饭圈”背后有本什么“生意经”

  本报记者 乔然

  阅读提示

  一段时间以来,“饭圈”(指粉丝圈子)乱象频现。有“站姐”直言,“饭圈”中有一条利益链,位于链条顶端的资本巨头营造出光鲜亮丽的“明星”,让粉丝陷入其中为其买单。今年6月,中央网信办部署开展专项行动,重点打击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投票打榜等行为,目前已累计清理负面有害信息15万余条,处置违规账号4000余个。

  职业代拍、集资应援、出售明星行程信息……这些构成了“饭圈”中一条晦涩却清晰的利益产业链。随着近期某“顶流”明星被刑拘事件的出现,这条利益链再次浮现在公众面前。

  “没有人会尊重粉丝的金钱。”某男团粉丝“站姐”小末直言,那些最疯狂追星的粉丝们是处在利益链条最底端的人,而位于顶端的资本巨头则通过“合谋”,营造出光鲜亮丽的“明星”,让粉丝陷入其中为其买单。

  小末补充道:“饭圈的本质就是一场生意,一场关于粉丝经济的生意。”

  越“晋升”赚钱渠道越多

  27岁的小末成为“站姐”已有两年时间,起初她因在网络上看到了某男团选秀,喜欢上一个练习生进入“饭圈”。

  “刚开始就是买奶卡,给喜欢的‘爱豆’打榜。”小末说,随着不断深入,她发现粉丝中的“站姐”有着更多权限,可以更近距离地接触明星,拍更多明星的照片,集结底层粉丝为明星打榜应援。

  成为“站姐”需花费大量时间——开一个微博小号,关注明星超话;原创、转发、评论自己偶像的微博,且只能发与明星相关的内容;进入官方粉丝群,在群里要活跃;购买偶像的音乐作品、杂志、周边产品等,并将购买截图发到自己微博,写一些关于偶像的文章证明自己是“真爱”,等等。

  2019年,小末的站子有了3000多的粉丝量。她开始不定期举办抽奖,表面上是号召粉丝为明星打call,实际上是为了快速获得粉丝量增长。奖品是明星的写真集,里面的照片正是小末追星时拍摄的。

  “拍的照片越好,卖的价格越高。”小末告诉《工人日报》记者,拍的照片可以通过微博卖给粉丝,普通照片一张七八十元,如果能拍到明星微笑的,一张能卖到200元。这些照片也被制作成手机壳等周边产品出售,“成本20元,卖出去有可能到200元。”

  蹲拍明星越多,粉丝量涨得越快,赚钱的渠道也就越多。不到一年,小末的粉丝数量已经突破两万,自己成了粉丝中的“大粉”。

  成为“大粉”意味着有了更多权限——会收到一些官方工作室的消息,组织粉丝进行宣传打榜;能透露明星的行程信息给“黄牛”;还可以代收粉丝的钱,发起集资应援。

  这些募集来的资金一般用于打榜投票、线下活动等。但记者了解到,由于组织内部缺乏有力的监管机制,资金流向不明甚至组织者卷钱跑路的事件时有发生。

  小末知道,自己距离真正的百万“脂粉”(官方运营的职业粉丝,类似于粉丝后援会)还有差距。“人家是有官方背景支撑的。做相同的事,人家的收益更多。”

  有职业代拍月挣近7万元

  卖明星周边产品的钱,从粉丝那募集来的钱,出售明星行程信息的钱,“只要付出坚持,都有钱赚。”小末告诉记者,由于自己是兼职“站姐”,许多明星行程跟拍不了,便开始请职业代拍。

  当明星现身机场,总会有许多人围堵拍照,其中仅有一小部分是“站姐”,更多的则是职业代拍。阿明就是在“饭圈”有一定知名度的代拍。他的多个微信群里,发布着关于各种明星的行程及代拍需求。

  有时候,阿明会在机场待一天,把出现的所有明星都拍一遍,“只要名气够、流量大,自己拍得好,照片都能出手。”据知情人透露,在某选秀节目播出期间,像阿明这种职业代拍一个月能挣将近7万元。

  代拍已形成产业链,但其中乱象丛生。一些恶意拍摄行为侵犯明星隐私权,甚至妨碍公共秩序,造成人身伤害,需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今年6月,针对机场追星乱象,民航公安机关就指出将对其中的违法违规行为保持严打态势。

  除了职业代拍,还有一群买卖票务的“黄牛”在“饭圈”活动。今年45岁的王恒(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王恒每天在微信朋友圈发布3至4条票务信息,“详细价格私聊”。买卖票务只是他的“业务”之一,他还会为有追星需求的粉丝提供包车服务。一天800元,明星去哪里,他就开车带着粉丝去哪里。

  “现在的‘饭圈’没以前挣钱了,之前《青春有你3》总决赛门票能炒到1.5万元,一张票就能赚4000多元。当然现在也不赔。”靠着做“黄牛”,初中毕业的王恒已经在河北大厂县买了房子。

  记者了解到,还有一些“黄牛”出售明星的旅行地、航班号等信息,成为代拍产业的上游。不少明星都曾在社交媒体发文,吐槽个人信息被肆意买卖、曝光。

  粉丝经济需加强引导

  互联网时代,追星这件事在形式和方式上都发生了转变。在“饭圈”背后的粉丝经济发展衍生的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负面事件。比如:为明星打榜集奶卡随意倒奶,“站姐”集资应援最后携款潜逃等。

  “粉丝的某些具体行为可能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粉丝倒牛奶就是很明显的例子。甚至最近某‘顶流’被刑拘后,还有粉丝说要去‘劫狱’,这些都涉嫌违法。”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研究员赵占领说,“对于明显违法的,要依法进行严厉打击,对于有不良社会行为的需要加强宣传教育,包括对明星网红群体的宣传教育,让他们以身作则,正确引导粉丝的行为。”

  赵占领还指出,背后资本操纵的“饭圈文化”尤其会对未成年人造成不良影响。“对于此类现象,可以通过设置年龄限制加以制止。”他指出,“当然,解决这个问题单靠法律是不够的,必须加强整个互联网的道德文化建设,及时遏制不正之风。”

  日前,中央网信办深入清理涉粉丝群体违法违规和不良信息,目前已累计清理负面有害信息15万余条,处置违规账号4000余个,关闭问题群组1300余个,解散不良话题814个。此外,中央网信办督促网站平台通过取消诱导粉丝应援打榜的产品功能等方式,强化榜单、群圈等重点环节管理。 【编辑:房家梁】

返回顶部